陈嘉俊:两度邀约市长用自行车改变一座城

罗苑 潘春杰   2016-05-07 02:01:22


有一群人,他们的活法与众不同,他们觉得别人的事情与自己有关,我们想把他们的故事整理出来,编一个#责任中国公民谱#。

文– 本刊见习记者 罗苑 实习记者 潘春杰 策划– 本刊记者 黎宇琳

第七个故事,主人公叫陈嘉俊。他叫陈嘉俊,但他总喜欢叫自己“陈一世”。这个“一世”,并不是“亚历山大一世”那种对帝王的尊称。广东话里,“一世”是“一辈子”的意思,比如,一世做个拜客(Biker)人,一世只做一件事。在这个大多数人都渴望快速成功的时代,陈嘉俊愿意专注而简单地活着。

说起陈嘉俊,故事要从五年前说起。那年,陈嘉俊大四,和广州无数大学生一样,喜欢骑着自行车穿梭于校园与这座城市。后来,他想做些改变。

2010年年初,陈嘉俊和朋友们给时任广州市长张广宁送去了一份特别的礼物,一辆五羊牌自行车,希望市长能够亲自体验一下在广州骑车出门的窘迫。这样新鲜又大胆的行为上了那时的头条。

这一年,陈嘉俊“单车送市长”获得了2010年责任中国公益盛典的公益行动奖,当时颁奖词是这样写的:“以新鲜创意推动绿色出行,以快乐行动寻求积极改变。通过关注自行车出行环境,带动一座城市的市政检讨及生活方式的反思,提升了公益行动的创意高度。”而那时,陈嘉俊22岁,他这样活着,令许多公益人感到振奋。

那年夏天,陈嘉俊完成了华南师范大学环境工程专业的学习,毕业后,他继续攻读母校心理学专业研究生。

其实早从2009年开始,陈嘉俊就“习惯”了做一件在他看来是最有意义的事情:让广州成为宜居城市。因为在他眼中,一个尊重非机动车、尊重人而非汽车的城市,才是宜居城市,人的生活才是自由的。

从此,广州多了一家关注自行车出行环境,致力于推动绿色出行的民间环保组织——拜客广州。

那一年,陈嘉俊21岁,大三。他这样活着,让人多少感到些压力。比起同龄人,这样的公民意识的觉醒来得似乎算早。

两年后,陈嘉俊又一次上了头条,原因还是“市长+单车”。2012 年7月,广州出台限牌政策,陈嘉俊邀请市长陈建华一同骑单车。两次跟市长见面的经历让陈嘉俊至今仍难以忘怀,他希望每一位新上任的市长都能够骑自行车,去体验广州自行车的行车状况,并倡导低碳出行。

从第一次“约市长”至今,已是五周年,频频高调上头条,陈嘉俊早已是圈内话题人物。有人说他是炒作,有人质疑说:“公益难道不能好好做?”但陈嘉俊似乎更愿意将这种方式看作营销、传播策略,一种公益价值的传递共享。

他曾这样形容自己的性格“喜欢我的人会很喜欢,不喜欢我的人就会很不喜欢”,很极端的评价,但他说:“我需要做的就是不为别人而活。”

五年来,陈嘉俊带领着“拜客广州”努力成为政府与市民沟通的桥梁,不管是早期向省林业部门“上书”韶关岭南风景区遭人为破坏,邀请市长骑自行车,还是后来因大学城小洲便桥的拆建,受到广州市建委的约谈等等,虽然不是每一次“上书”都能成功,与部门的沟通也远非高效顺畅,但他并不打算停下来。

今年11月底,陈嘉俊和他的团队举办了目前内地第一次自行车生态大会,从文化管理到公众设施,再到奖励和处罚等方方面面去探讨自行车文化,让更多的人骑上自行车。
这一年,陈嘉俊28岁。他这样活着,坚定得让人艳羡。陈嘉俊曾在微博中写下这样一段话:“路漫长,我们这样走着,心里想着后人的路会平坦些,少些泥泞,想到这些,谁也不会停下。”

他这样活着。在别人找工作的时候,他创造工作;在别人适应社会的时候,他改变社会,这是他为这个国家负责任的方式。

关键是,这样活着,很酷!

微访谈

中国财富:都说公益人比较难找对象,是这样子吗?

陈嘉俊:这还真是的。可能是公益人都是比较优秀,优秀的人找优秀的人比较困难吧。

中国财富:自行车和老婆掉进水里,你会先救谁?

陈嘉俊:首先假设我最爱自行车,当然会选自行车。我现在的工作不论是自行车也好、公益也好,都是为了这个社会变得更好,让自己心爱的家人、长辈生活得更加幸福。

如果拿自行车和人来比,我肯定是选人。自行车并不是我最爱的东西,本来就是一个交通工具,只不过大家现在没有把它当做交通工具或者把它当成不重要的交通工具。我们的工作是让自行车变成一个最普通的,每个人都会使用的东西。

上一篇回2015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陈嘉俊:两度邀约市长用自行车改变一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