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劳教所

2016-05-07 02:21:26

鲍小东 调查记者

劳动教养制度被废止了,阿娟(化名)的书还没出来。“最初,我还写日记,将来想出书。后来管理人员不让写了。”7年前的2006年4月10日,刚从劳教所出来的阿娟于沈阳市长江街石化宾馆726房,和我独处一日。阿娟因举报某机关的违法违纪行为而被劳教,理由是,举报不实。

她敏感而多疑,不许我录音。我和她初次谋面,所以不知道这是不是劳教后遗症。在确定我没有录音的情况下,她才讲述她的劳教生活:劳教所里少热水,即使冬天,也只能用冷水洗头、洗澡。偶尔有热水,也是200多个人共用7个水龙头,总共洗澡时间仅20分钟,都是屁股挤着屁股。

每天从早到晚地劳动,往往凌晨一两点后才能休息。睡觉时,不能熄灯,很多人挤在一起。低矮的日光灯,白晃晃地亮着。

吃的是陈粮。用烂菜叶子做汤,还限定分量,与“犯人头”关系好的,她就给你多舀一点,关系不好的,就只给你舀一点点。最后,嘴唇溃烂。某天,食堂熬了一锅猪油汤,没有肉,喝下去后,嘴唇马上就好了。“我实在不能忍受这样的伙食,只好让家人给我存钱,我就可以偶尔吃顿好的,但价格非常贵。”阿娟说。

她对劳教所的描述,与劳教制度设计相差甚远。制度设计里。被决定劳动教养者对决定不服的,可提出申诉,请求复议,也可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可请律师辩护。劳动教养实行“灌输、感化、挽救”的方针。被劳教人员可依法行使选举权,宗教信仰自由,人格尊严不受侮辱,人身不受体罚和虐待,劳教人员的劳动时间和强度低于社会平均水平。有学者认为,劳动教养制度在中国特定的历史下曾发挥积极作用。

劳教所里流通“狱币”。先由家人开设一个账户,存入一笔钱,账户由劳教所掌管。当被教养人员需要用钱时,劳教所才发狱币,同时从账户里扣除相应的金额。在被劳教人员释放时,劳教所将账户里余款退还给她。“但劳教所知道你有钱,是不会让你剩钱回去的。她们会想方设法把你的钱花光”。

被劳教人员分成几组,狱警从中指定组长和后勤,监督劳动,管理后勤。这两人就是“犯人头”。狱警不能随便打人,但可指使“犯人头”。“犯人头”可对其他被劳教人员随意打骂。“经常大声吼起来,简直像疯子一样。如果你向狱警投诉,反被狱警打”。为了搞好与“犯人头”的关系,家人来探视,被劳教人员必须把好吃的留给“犯人头”。新进来的被劳教人员,都会将新被单和衬衣送给“犯人头”。但被劳动教养的女人,基本上都很贫穷,也很少有家人来看望。

狱警什么也不忌讳,经常叫被劳教人员在小卖部里买东西给她们吃,比如辣椒酱。小卖部里的东西都很贵。狱警还叫手工活儿好的被劳教人员给她们雕刻床腿,甚至连狗都带进来,让劳教人员用最好的洗发水给它们洗澡。

“女人惩罚女人才更加厉害呢。这些女狱警也会打不听话的被劳教人员。”阿娟亲眼看到一个不服从劳教的卖淫女,被女狱警们放到水里,再用电棍击水。被打的人身上没有伤痕。而那些狱警们则站在旁边哈哈大笑。“但看她们穿着制服,下班回家的时候,都正常得很。”阿娟很疑惑。“在那里,没有做人的尊严。我根本想不起父母和孩子。”阿娟说,“我只好叫家人常来看我。”劳教制度在实践中,普遍存在限制劳教学员的各种自由和权利、处罚过于严厉、劳动条件恶劣、劳动时间超长等现象,因此被学界、法律界追究其被公权滥用的违宪根源,并呼吁废除。

劳教制度终于废止了,也许人们很快就会忘记曾经有这样一套违宪制度实施过58年。2013年9月份,我受邀去台湾参访,参观了一家博物馆,前身是景美军法看守所。在长达三十八年的反共戒严体制下,台湾出现过白色恐怖时期,很多与当局观念相左的人,被关进这座看守所,包括柏杨、李敖。这里还审判过“美丽岛事件”。

如今,这座看守所作为博物馆的形式保留了原貌,还有当年的政治受难者做义工,讲解受迫害情形。而博物馆则由台湾“文化部”提供运转经费。

这就是自信。劳教制度废止了,在大量劳教所被改建成戒毒所的同时,也应该保留几座作为劳教制度的纪念馆。非记录仇恨,而是反省过去,珍惜现在。也是对权力的警示。当年,阿娟提前45天被释放。因为她帮助参加自考的狱警做英语作业;在一次作文评比活动中,写了一首表扬狱警的诗歌;还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赞美狱警的文章,这些都让她获得“减刑”。

不知道阿娟的书还会不会写出来。也许她自己也忘记了。

上一篇回2014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记住劳教所